公立學校LGBT活動議程不只是踐踏家長權利,孩子們亦被置於危險之中

原文出自The Public Discourse: Public School LGBT Programs Don't Just Trample Parental Rights. They Also Put Kids at Risk.

2015年6月8日
作者:沃爾特·海耶
關鍵字:教育,婚姻範圍
 
通過對高層人士的任命,奧巴馬總統助長了美國學生激進化,並置他們於風險。

2009年5月19日,奧巴馬在宣誓就職短短的幾個月後,就給教育部長Arne Duncan亮了綠燈讓其予以Kevin Jennings最高職位,影響學校政策:安全無毒品學校辦公室副局長助理秘書,也被稱為“安全學校沙皇。” Jennings,這個強力的同性戀權利倡導家他自己就是壹個同性戀者, 又是男同性戀,女同性戀,和XX教育網(GLSEN)的創始人。 GLSEN是美國LGBT活動分子們的最大組織之壹,並致力於在K-12學校推動同性戀。Jennings是2009-2011期間的“安全學校沙皇”工作。

鑒於他與該組織的聯系,我們就不應該感到震驚,GLSEN從疾病控制中心在2011年獲得了1425000美元的五年款項,並用此納稅人的錢在公立學校力促成LGBT議程。通過這些校內的由政府資助的課程,向孩子們轟炸同性相吸和性別認同的混亂是天生的,所以是不能改變的,為此提供種種咨詢。

那些設計這些儀程的人可能認為,他們是在為那些感到與眾不同的,有缺陷的,或者不被愛的孩子們提供希望。他們認為,如果他們肯定孩子們的LGBT身份是積極的東西,是構成他們是誰的核心的話,孩子們將有良好的成長。

事實並非如此。無論那些好心的教師和管理人員如何抱著相信,這些最終都成為了帶給孩子們傷害的議程。這些議程對LGBT成員所持有的高自殺率並無幫助。數據表明,當學校鼓勵孩子們年幼期間就表明自己同性戀或變性人的身份時,是將孩子們置放於更大的危險之中。孩子們每耽誤壹年標記自己為LGBT,他們的自殺風險就減少20%。

我熱忠這個問題,是因為我自己曾經就是壹個跨性的孩子。我知道我奶奶是多麽想操縱我應該有改變性別的想法。年輕跨性孩子們需要知道他們不是與生俱來的,而且大多數人當他們長為成年時就已經不再有改變性別的欲望了。家長們需要知道,高達94%的標誌自己為跨性的學齡孩子們,當他們成人後,變性的想法就慢慢消失了,如果家長和學校停止鼓勵他們內化並公開他們的LGBT身份。

童年的影響力
我不知道我們是否真正了解年輕人對性別的思考是多麽容易受父母,電視節目,和那些鼓勵他們探索新性別的老師們所影響。在兒童成長早期,孩子們從家庭環境,從同伴們,從電視,和學校內學習觀察性別角色。他們用自己的想象力,行動和語言來演習他們平日的所看。
GLSEN就是要開采孩子們這個恰好可留印記並想像力豐富的資源,向兒童設計並實施兒童課程,年幼的學前班開始。就GLSEN的兒童教育工具包Ready, Set, Respect!來看, GLSEN知道童年時代是鼓勵孩子們拒絕父母價值觀的黃金階段。該手冊通過羅列各種信息,逐步引入和強化其教義:性別是壹種社會建構,即爸爸媽媽們是可以內在互換的,如果誰有異議,就是恨惡的和偏見。

手冊除了設制了從學前班到五年級的課程來幫助他們“探索家庭定義,並懂得家庭的各種不同結構”及“挑戰自己和他人對性別和性別角色的觀念”外,該指南還推薦了各種書籍和錄像,以幫助鞏固此教義。比如,“阿莎的媽媽們”壹教材就是被用來教三到五年級的學生“有兩個媽媽也沒有什麽大驚小怪大的。”附加教材像“三口之家(And Tango Makes Three)”這樣的書籍更是引導出更具體的討論細節。而這本書是被推薦給學前班到三年級的:

這個書評是為了幫助學生們意識到有很多不同的家庭包括同性戀家庭而設計的。這是關於兩只雄性企鵝Roy 和Silo的真實故事,他們像其他的企鵝夫妻壹樣共用壹個巢,共同照顧壹只蛋。。。。

以告訴學生們Tango的家庭只是家庭的壹種來結束。然後問他們他們是否認為有這樣的家庭,他們是怎麽知道的。讓學生們知道在妳人生中妳曾經發現和遇到過而且還會繼續遇到不同的家庭,而妳不能肯定有壹個確定可能性的數值。

其他的書,比如《我的男孩公主的壹萬條裙子》,被列為幫助孩子“探索非傳統性別角色”的資料。盡管這個課程計劃部分的內容是對的甚至是健康的(是的,女孩可以爬樹,男孩可以玩娃娃),但是在這樣小的年齡鼓勵跨性別鑒定會導致痛苦的,長期的後果。看似不經意地用暗示年輕人他們的真正的性別可能跟他們的身體不同來改變他們的思想,會對他們將來怎麽想,怎麽感覺和怎麽做有重大影響。

對於有些人,他們的奶奶當把他們打扮成女孩的時候給予了過分的肯定,我對學校裏越來越多的鼓勵孩子改變性別的趨勢感到憂心。那些活動家們已經讓父母們確信這是無害的。我走過這條路,我可以告訴妳們,童年時期的影響是很重要的。

活動和“研究”
GLSEN 網站提供包括同性戀的大綱以幫助教育工作者發展“正面表現女同,男同,雙性戀和變性人以及他們的歷史和事件的課程”

GLSEN 的六到十二年級的學生日程表裏排滿了如何慶祝的活動和建議:LGBT 歷史月,LGBT 榮耀月,全民釋放日,和Ally 周,這個據說是“在這壹周我們可以有極其重要的談話以向著我們共同的目標同性戀的解放前進!”

被認可的其他的有權修正學校的課程和活動的外部組織都有那些呢?我不敢相信GLSEN 是其中最具煽動性的壹個。父母們,註意了:納稅人的錢資助的,影響著學校的組織,就是那個致力於LGBT 事業的組織。

為了證明LGBT 的大綱,社團,和課程安排是教室裏所必須的,GLSEN 經常引用國家學校思潮調查,這個調查他們每兩年管理壹次。 給教育者的參考書裏,學生的課程安排和參加的活動中隨處可見對這個調查的引用,而且新聞稿中壹般是這樣說的“研究表明。。。”問題是這個取樣是錯誤的。

統計和概率學的基本原則說只有樣本具有那個群體的代表性的時候,那個樣本才可以普遍化。隨機取樣是最好的取樣方式。閱讀那個調查,很明顯,它的取樣不是隨機的,也不能代表我們這些學生。事實上,它是壹個自選的樣本,這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自己決定做這個調查,這是在他們的網站上隨意可用的。例如,壹個70 多歲的變性人可以填表,聲稱自己是壹個學生,為了證明這個取樣程序是錯誤的我這樣做了。自我選擇的問題是那些有強烈意見的人投票是有傾向性的。

政治,恐嚇,和有關性取向的科學
這些成問題的學校教程既是我們的文化關於性別和性行為持續存在混亂的征兆,也是起因。當談到性別和性取向的天性的時候,有的發現是與政黨路線相違背的科學研究,被遏制了或者被立即解散了。那些敢於跟隨數據所指引的方向而質問已經存在的前提的研究人員被嚴厲地斥責,而且會面臨被從專業內排擠出局。

有壹個這方面的例子是對Dr. Robert Spitzer 的恐嚇,他是同性戀研究領域的領導人物。Spitzer 的工作曾經被認為是LGBT 權利的活動家而備受推崇,也很有名,直到他在2003年發起了壹項研究叫做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會改變性取向嗎?200個參加研究的人報告他們從同性戀變成了異性戀。這項研究的文摘是這樣結尾的:“結果是,有證據證明性取向的改變,配合壹些恢復性治療確實可以發生於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中。

這是壹個關於壹個非常突出的科學家的案例,他執著於他的好奇心,挑戰關於恢復性治療(也被輕蔑地稱為“轉換治療“)的定位,這壹定位是由美國主要的心理健康組織制定的,他還將他的客觀發現發表了出來。因為這個,他被無情的攻擊了。經過了將近十年的公共的,個人的和專業的攻擊,在2012年五月,年逾80的Spitzer 發了壹封信向同性戀團體道歉,並撤回和放棄了他的主張。

現在, Obama總統正在提倡壹個關於精神療法的禁令,這種療法認為性取向和想改變性別的欲望是會自己改變的。他的內閣已經頒發了這個聲明:“作為我們保護美國青年壹代的努力的壹部分,這個內閣支持禁止給未成年人用轉換療法的努力。

關於性取向和性別的天性還有很多研究需要做。無論如何,現在的研究顯示通過介入和鼓勵,LGBT(性變態者)的 權利活動家們設計的學校課程在鼓勵孩子們用對他們心理健康有害的方式進行自我鑒定。不允許科學團體以客觀的角度研究這些問題,不給心理學專業人員空間回應那些來找到他們並自己提出需要輔導的孩子,渴望得到大眾的認可的政客們正在充滿熱情的工作著,他們宣稱:適當的,有效的心理療法對於有需要的孩子,是不合法的。

是時候保護我們的孩子了
我理解那些沖動:許多人鼓勵年幼的孩子接受LGBT(性變態者)的特性。在用了壹生的時間感覺自己是“壹個陷在男人軀殼裏的女人”後,我做了變性手術,現在已經作為女人生活了幾年了。我被說服確信這是壹個正確的決定,而且這是壹個每個人都應該有的選擇,為了他們的幸福和心理健康。
但是我錯了。我性別的改變只帶來了暫時的緩解;對我的潛在的心理失調沒有任何作用。我的苦惱讓我差壹點自殺。變性後的幾年後,我做了傳統療法,成功地恢復了我的男子氣和正常的心智。有效的心理療法和我的信念向我證明了改變性別並不是醫學上必須的。

我已經廣泛地闡述了把變性作為醫學的必須手段是缺乏證據的。讓我沒想到的是加利福尼亞省竟會同意我的觀點。5月5日,加利福尼亞官方請求聯邦法庭阻止壹個法官關於給壹個囚犯提供變性手術的命令。加利福尼亞官方是這樣爭辯的:“沒有任何壹個經治醫生曾經決定過變性手術是醫學的必須手段(給如上所說的囚犯)。”

加利福尼亞省在為了保護壹個囚犯做不必要的手術而爭辯,但是同壹個省卻不願介入保護學校的非變性的孩子的在休息室和儲物間的個人隱私的事情。因為Assembly Bill 1266,加利福尼亞成為全國第壹個要求公立學校允許變性學生用休息室和參加變性後的性別所符合的運動隊,這是指他們自己認為的性別,而不是生理性別。

同性戀和變性人,像所有其他的市民壹樣,應該為法律所保護,使他們不受暴力和虐待。但是那並不能改變父母有權為了他們的孩子參與公共教育的原則,這個教育不可以以某些人的想象為基礎的性的觀念和政治日程強加給孩子,而這些是許多父母強烈不同意的,尤其是當有很明顯的證據證明這些學校的課程中的信息是對孩子有害的。

對學校的控制權應該屬於父母,而不是政府或活動家的組織比如GLSEN.

Walt Heyer 是壹位作家和壹位充滿熱情,樂於助人的演講家,他很後悔做了變性手術。通過他的網站,SexChangeRegret.com,和他的博客,WaltHeyer.com,Heyer 提高了大眾對於懊悔的發生率和忍受悲劇性後果的結局的意識程度。Heyer 的故事可以從小說Kid Dakota and The Secret at Grandma’s House 裏讀到,也可以從他的自傳A Transgender’s Faith.裏讀到。他的另外兩本書是Paper Genders and Gender, Lies and Suic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