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簡史:我們如何達到了現今的瘋狂

[原文參見:http://www.lifesietenews.com/opinion/a-brief-history-of-sex-ed-how-we-re...

2013年7月16日(來源:The Public Discourse) - 很久很久以前,性教育就是壹門簡單的生物課。學生們學習了關於生命的事實,這些事實中包括了性愛是屬於婚姻這等重大部門。由老師解釋,這是道德和健康的生活方式。

在那個年代裏,人們明白,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他們的結合是獨壹無二的,不同於其他任何關系。無庸置疑,男孩長大成為男人,女孩長大成女人。

也只有兩種性傳播疾病,如果有其中壹個就已經是很嚴重的問題了。某些行為是被看作不正常的, 持有其行為的人們是要尋求幫助的,孩子們的純真是彌足珍貴的。
但那壹切都變了。

現在我們有了全面的性教育。它包括對性身份,性別,生育權,和性歧視的討論。孩子學習到,他們初生就是性個體,並且只要他們準備好了,開始性行為的適當時間就到了,他們被教的是,他們有享受性,避孕和墮胎的權利。

丈夫和妻子這等詞語已不被使用了,男人和女人的結合只是幾種結合的壹種選擇。道德何在?誒,這是論斷噢,而論斷是不允許的。

人們在性教育中已經找不到多少生物學了,但在性表達上卻有著眾多的信息,各種不同的避孕和墮胎的利與弊,以及性別成見所致危害。

性別本身是壹個復雜的問題。壹個男孩可能會變成壹個男人,壹個女人,或其他什麽類別。壹個女孩有可能覺得她出生錯了身體,並想把她的乳房切除了。孩子們被灌輸這壹切都很正常。

通過性傳播的疾病有二十多種,染上其中某種疾病被有些人認定是孩子們長大的壹部分。有位醫生在優酷上宣告,“壹旦性生活平繁起來,就等著被傳染上HIV病毒吧。 無人可免。”

孩子們的純真如何保護呢? 就別想啦!這些為孩子們編寫的課程資料連成人看了都不自在。

在推薦給學生的網站上,沒有什麽是禁忌————虐戀,多元戀,那些壹度被稱為“離經叛道”的行為。 。 。它們統統都是好的了。當我第壹次發現這些時,我驚訝不已。這些怪異的行為與健康到底有何關系呀,我不禁要問?有責任心的大人們如何會允許這些?他們為何會資助這些東西?

作為壹名醫生和壹名家長,這的確讓我很困惑。我想弄明白,這種情況到底是從哪裏開始的?我們怎麽到了這種瘋狂境地的?

我回顧了性教育的歷史,寫了壹本名為《妳到底在教我的孩子什麽?》的書籍,這就是我的發現。

當代性教育起始於六十年代,基於Alfred Kinsey的人類性意識的模式。感謝Judith Reisman博士充滿勇氣的傑出的工作,我們現在得以知道Kinsey是壹個騙子也是壹個嚴重精神紊亂的病人。
對Kinsey來說,性可以是任何東西,我是說“任何東西”。例如,他確信戀童癖是被誤解了,對他們的懲罰是不公正的。Kinsey堅持說“性的欲望無法被約束”。他這樣教導別人,自己也是這樣做的。
他官方傳記記錄了他工作的基礎信念,也記載了他的個人生活:“人類動物”是泛性戀的。傳統道德對性有破壞性。性不是壹種可以被約束的欲望。
當我說Kinsey是壹個嚴重精神紊亂的病人,沒有捕獲到他的心理病態的層次。我是壹名有30年資歷的精神病醫生,相信我,我遇到過壹些非常奇怪的人,並不容易被震驚。

但當我開始閱讀Kinsey的官方傳記時,我能說什麽呢?他是-請原諒我使用專業用語—這是壹個真正的精神病例。
Kinsey深受他的核心價值的折磨。他是壹個墮落的人。他的精神疾病通過他的性意識得到表達。他被壹種奇怪的,令人虛弱的強迫癥耗盡心智,常有許多不正常的行為舉止—我省略了具體細節,但我十分懷疑,在Kinsey 62年的痛苦生活中,他甚至知道有壹天我們會如何看待健康的性。

Alfred Kinsey有壹個夢想。他要向世界和他自己證明他的生活方式是正常的,普通的,典型的。不是他的錯,而是社會的錯,是那些宗教信仰、道德規範戒律的錯。社會讓人們對順著他們產生的自然的沖動有罪惡感,這是不健康的。Kinsey的夢想是把人們從那些破壞性的機構解放出來,解放“人類動物”。他進行了上千次采訪,進行了數據研究,得出結論說大多數人采用的是禁止性的性行為。

他的結論被主流科學家廣泛質疑,但質疑聲似乎沒什麽作用。大眾媒體接受了Kinsey的報道,他的書居暢銷書榜首。巨變在醞釀著,西方社會轉變了。
但他的研究存在根本上的缺陷,他的樣本量太小了,人口統計也是嚴重歪曲的,他排除了壹些人口,聚焦於另外壹些-最著名的、監禁的重罪犯。從他所依賴的誌願者所取得的數據看,他的主題是預先遴選的。
這整個邪惡的主題在Reisman博士的許多書和碟片中都有體現,如果妳的胃足夠好不怕惡心, 我建議妳可以在drjudithreisman.org上查找他的作品。

Kinsey死於1956年。美國的那個時期要感謝抗生素,性病可以被治愈,只要打上壹針,梅毒和淋病也能被醫治,那時人們確信性病會終結了,所有的感染也會沒有了。1960年諾貝爾醫學獎獲獎人曾說過“我們會看到感染疾病實質上的消失”。妳能想像嗎?
也是在1960年,出生控制的藥丸普遍地應用。隨著性病輕易地治療,及有效的避孕,對於Kinsey倡導的怎麽都行的性活動僅有的障礙就是猶太教和基督教的道德觀。
在這種情形下,Mary Calderone 博士於1964年創建了美國性生活信息和教育理事會(SIECUS),這個就是UNESCO出版的性生活教育指南的背後組織,它激進地向全美國及至全世界推廣。Calderone建立的SIECUS啟動基金來源於Hugh Hefner。
像Kinsey壹樣, Calderone想像十字軍東征那樣去改變社會,她堅持認為性教育有太多負面的東西,太多關註在意外懷孕和疾病上。跟隨Kinsey,她堅持真正的問題是社會太過壓抑,是個清教徒式的社會。
她認為性教育上有太多的否定,Calderone 承諾SIECUS的方法是建立在肯定基礎上的,她認為正確的性教育應是,教育孩子自從他們出生時即是性個體,表達他們的性活動是積極的,自然的,健康的。

她告訴父母們,“兒童是性個體,有性的思維,做著性的事情......父母必須接受和認可他們孩子的潛在性欲”,她也告訴他們,“那些研究兒童的專家們最近也確認了新生兒即有強烈的性興趣”。
它意味著什麽?確切地講,是開放,積極,及用肯定替代性教育中的否定?“沖破傳統觀點”又意味著什麽?
它的含義遠遠超過婚前性和婚外性,超得多得多。現代性教育是要打破界限。美國性知識和教育委員會(SIECUS)內就有這樣如此激進的官員,他們公開辯論要放寬對成人/兒童的性行為禁忌,甚至亂倫。以曾擔任美國性知識和教育委員會(SIECUS)總裁的Kinsey Wardell Pomeroy為例,他就 認為,“現在到了承認亂倫不壹定是精神病的癥狀的時候了。”
時代雜誌描述Wardell Pomeroy為 “親亂倫者。”他寫了壹本書叫,《男孩與性》,讀者對象為六年級以上。在書裏,他辯論道,“我們的性行為......與其它動物相似...人類所有的 性行為都沒有什麽異常的” 。Calderone為這本書寫了大力渲染的介紹:“我壹邊看著妳的稿子,壹邊不停地說,‘終於說出來了......'”

另壹個要知道的人物是Dr. John Money 。 1955年,他推出了這樣的 激進概念,即雄性和雌性都只是感覺,與剖析和染色體無關。他深信,我們天生就沒有性別,因著社會的塑造,被識別為男性或女性。
Dr. Money是壹個著名的心理學家,他至今都備受尊敬。他把戀童癖比喻為年齡相殊的壹對男女間的風流韻事。Money本人也是位親亂倫者。 他寫道,“壹個孩子與壹位親戚發生性關系並不壹定是個問題。”與Kinsey壹樣,Money有著很深的感情創傷。他的男人身份令他處於困擾,他猥褻男童。

十分令人驚訝的是,這些人們,這些非常恐怖的人們,利用偽造的數據和無效的理論已經成功地將社會中的大多數洗了腦。今天的性教育正是基於他們的教導。
壹旦我明白了誰是創始人 - Kinsey, Calderone, Pomeroy, Money和其他人們----我就明白我們是如何走到了今天的“全面性教育。”我就知道了我們是如何達到了今天的瘋狂。

這些理論來自恐怖的人們,帶著這樣危險的思想-----這些活躍激進分子們不但想要創造出壹個接受他們的病態理論的社會,而且還要人們為之慶祝。
這些人是戀童癖者。為了他們的利益,要把孩子們變成享受性接觸的小大人們,不受其他大人或法律的幹擾。

他們哪會珍惜童年的純真?他們本來就不相信孩子是天真的。他們還認為,把性限制在丈夫和妻子之間是不自然和具有破壞性的。他們不是在抵禦疾病,而是在抵禦自古就有的禁忌;他們在抵禦聖經道德。
說到底:性教育是以社會運動開始的,它仍然會保持為社會運動。它的目標是讓學生們認可任何形式的性表達。性教育不是關於預防疾病,它是關於性自由,或更直白地說-----是性許可證。是要改變這個社會,壹個壹個孩子地改變。
妳不必是位醫生就能了解這種意識形態的危險,妳只需要常識。雖然性教育的創始人早已不復存在,但他們的異象不僅活著而且活得很好。反抗它的義務落在了每壹位負責任的成年人的肩膀上。

[原文參見:http://www.lifesietenews.com/opinion/a-brief-history-of-sex-ed-how-w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