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新性教育课程应缓行

安省小学新性教育课程披露後,引起舆论的广泛批评,许多族裔的家长反应强烈,作为父亲和教育工作者,我想从性教育理念丶内容和教育途径等方面,对这项即将实施的性教育课程分享个人的看法。

一丶应由父母向孩子灌输性教育
性教育是孩子成长需要的一环,也是家庭教育中重要的一环,在理想的情况下,应由父母进行教导和灌输。孩子的出生,就是父母委身丶相爱和性关系的美好结果,每一个好奇的孩子,都需要爸妈给予一个满意的解释。谈性,不应该把性行为看作单独存在丶人欲望诉诸行为的表达……仅此而已;性的关系,理应是在整全的环境下来理解,包括感情丶亲密关系和婚姻。对不少人来说,也包括了造物主的创造和设立在被家族和社会所接纳的婚姻制度里。看待性行为必须是整全的,也必然涉及价值的取向;若果没有价值,只单单从生理角度看性行为,那就像色情电影,与动物无异了。正因为价值取向是父母的权利,由父母作教导比任何人都来得适合。我高兴看到新课程也肯定家长在教导上的主权 (p.13)。

二丶学校应该扮演辅助性的角色
性教育的教导和灌输,公立学校有它需要扮演的角色,是辅助性的角色。社会复杂,存在可能对孩子造成伤害的人,为了确保孩子不受伤害,学校也应该帮助父母做好这件事。孩子需要知道身体有些私隐的部位(genitalia) ,绝不能受到侵犯;也需知道网络丶社交网站丶电子通讯如流传性内容(sexting) 等存在危险。孩子也应该对以下切身的课题有认识:青春期(puberty)丶成孕和生育(human reproduction) 及过早有性接触存在的危险,如怀孕和性病。由於不能确保父母有足够能力为孩子提供这些教导,所以学校应该去补足,同时矫正孩子从不正当途径获取的性知识。
我细读新课程後,发现绝大部分以上内容都已涵盖在新课程里。

三丶课程加进太多争议性的内容
可是,新课程也同时涵盖了许多多馀的丶具争议性的内容,例如:
 三年级:「家庭」形式林林总总 (p.124)。被提问时,教师只需教导:人的生活形式可以不同,不应歧视便可。没有必要特别提「双爸」丶「双妈」丶「单亲」,要的话还有公社式家庭(communal families)丶寄养家庭(foster families) 丶甚至一夫多妻的家庭(polygamist families)……向8岁学生解释不同组合,容易涉及教师自身的价值取向。
 六年级:手淫(masturbation)每每牵涉性幻想,自慰者把目标变成宣泄的对象(sexual objectification) 。手淫不存在问题吗?为甚麽要灌输手淫是享受(pleasurable) 丶普遍(common)和无害的(not harmful)?(p.174) 如此措词,就有合理化丶甚至鼓吹之嫌。还有,当教导「遇到不同性取向的人,要接纳他」(p.177),12岁孩子为甚麽需要多认识与他不一样性的取向呢?请不要早早抹杀孩子的童真好吗?
 七年级:教导「性接触最好延迟」当然合理,但课程接着就提及口交(oral sex)丶性交(vaginal intercourse) 和肛交(anal intercourse) 与性病的传播:「若真要性接触:应先取得伴侣的同意丶当心染病丶当心怀孕丶要用安全套…… 」(p.196) 对「蠢蠢欲试」的孩子来说,这些资料或许有意思,但对一般孩子,有必要吗?会不会令他们感到莫名其妙?不同形式的性接触,应该由教师在课堂上来灌输吗?
 八年级:教导「要心中定意丶把持立场…… 」(p.215) 绝大多数8年级学生 (只有14岁) 认知能力尚未成熟,课程却要求他们自己决定在性方面该多活跃 (to make sexual activity choices)!他们需要学习的,是信任立场一致的父母和教师,性可以等,留待他们完全成熟後才来经历。
许多家长都忧虑以上这些具争议性和煽动性的内容,将会对他们的家庭带来极大的冲击。他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四丶教学上缺乏制衡机制太危险
新的性教育课程的内容不仅极具争议性,在教学上又缺乏制衡机制,让人有理由担心教学效果;特别是涉及一些在接纳与不可接纳之间的内容,如何防止教师教导过了头?哪些可以教?哪些不能教?这些方面存在着难以控制的实际问题。比如说,一个支持某种性取内的教师,如果他的表达稍有某种暗示,或加添有倾向性的话语,效果就很不一样。教导尺度在哪里?不可超越的底线如何确定?这必然是整个性教育课程中最难拿揑的一环。从这个意义上看,疑问又回到前面的第一条:教师(包括从未当过父母的)是教导性教育适当的人选吗?课堂是适合教导下一代性观念的地方吗?少年人能诚实地提问和回答吗?

五丶草率推性教育课程明显有失
我赞成性教育。我们不是活在理想的世界里,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孩子;我赞成的是以父母为主进行性教育。学校在这一方面有可作为,但只是帮助家长,而不是取而代之。

我认为:
1. 性教育的内容,特别附带价值取向的部分,应当经过广泛的谘询。
2. 在推动的时候,可以把这些内容制成DVD,或放在教育局的网站上,要求父母在家里与孩子一同来看。一方面让父母知道学校建议的性教育的内容是甚麽,父母也可以有相应的解读和补充。另一方面,父母可以充分了解孩子面对的危险。
3. 父母可以考虑当下是否其子女学习性教育的时机,父母可以拒绝这些内容,这是家长的选择。
4. 性教育内容可以根据不同族裔的情况,有不同的语言版本。

虽然在新的性教育课程里,注明「家长不同意的话,可以不让孩子参加」;事实上,由学校充当性教育主体时,「不参加」只能给孩子造成某种劣势,一则他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二来参加此课程的孩子,会否表现出优越姿态或向其夸大其词,而形成新的冲突。在学校进行性教育,孩子敢在同学面前提问吗?他/她的自尊会否受到伤害?如果让孩子在家里,让父母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或由父母决定合适的时候,这样不是更好吗?

各位家长请留意:在整套新课程里,对「婚姻」二字绝口不提,难道今天婚姻制度已经不存在了吗?婚姻建基在爱上,没有爱的性就是兽行。难道我们不希望自己子女将来的家庭,可以在正常婚姻约束下得到祝福吗?

一个决策严谨丶谘询广泛的教育立项,才是负责任的公立制度,才是尊重人民的省政府。距今年秋季,施行这套性教育方案只有几个月的时间,省教育厅才让社区知道,完全违背要尊重家长传递价值主权的承诺。今日舆论哗然,确实令许多家长直呼过分,甚为不当,省教育局对此应予正视。

原文和更多郑伟樑博士的精彩文章,请见郑老师的博客:http://ernestwc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