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简史:我们如何达到了现今的疯狂

[原文参见:http://www.lifesietenews.com/opinion/a-brief-history-of-sex-ed-how-we-re...

2013年7月16日(来源:The Public Discourse) - 很久很久以前,性教育就是一门简单的生物课。学生们学习了关于生命的事实,这些事实中包括了性爱是属于婚姻这等重大部门。由老师解释,这是道德和健康的生活方式。

在那个年代里,人们明白,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他们的结合是独一无二的,不同于其他任何关系。无庸置疑,男孩长大成为男人,女孩长大成女人。

也只有两种性传播疾病,如果有其中一个就已经是很严重的问题了。某些行为是被看作不正常的, 持有其行为的人们是要寻求帮助的,孩子们的纯真是弥足珍贵的。
但那一切都变了。

现在我们有了全面的性教育。它包括对性身份,性别,生育权,和性歧视的讨论。孩子学习到,他们初生就是性个体,并且只要他们准备好了,开始性行为的适当时间就到了,他们被教的是,他们有享受性,避孕和堕胎的权利。

丈夫和妻子这等词语已不被使用了,男人和女人的结合只是几种结合的一种选择。道德何在?诶,这是论断噢,而论断是不允许的。

人们在性教育中已经找不到多少生物学了,但在性表达上却有着众多的信息,各种不同的避孕和堕胎的利与弊,以及性别成见所致危害。

性别本身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一个男孩可能会变成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或其他什么类别。一个女孩有可能觉得她出生错了身体,并想把她的乳房切除了。孩子们被灌输这一切都很正常。

通过性传播的疾病有二十多种,染上其中某种疾病被有些人认定是孩子们长大的一部分。有位医生在优酷上宣告,“一旦性生活平繁起来,就等着被传染上HIV病毒吧。 无人可免。”

孩子们的纯真如何保护呢? 就别想啦!这些为孩子们编写的课程资料连成人看了都不自在。

在推荐给学生的网站上,没有什么是禁忌————虐恋,多元恋,那些一度被称为“离经叛道”的行为。 。 。它们统统都是好的了。当我第一次发现这些时,我惊讶不已。这些怪异的行为与健康到底有何关系呀,我不禁要问?有责任心的大人们如何会允许这些?他们为何会资助这些东西?

作为一名医生和一名家长,这的确让我很困惑。我想弄明白,这种情况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的?我们怎么到了这种疯狂境地的?

我回顾了性教育的历史,写了一本名为《你到底在教我的孩子什么?》的书籍,这就是我的发现。

当代性教育起始于六十年代,基于Alfred Kinsey的人类性意识的模式。感谢Judith Reisman博士充满勇气的杰出的工作,我们现在得以知道Kinsey是一个骗子也是一个严重精神紊乱的病人。
对Kinsey来说,性可以是任何东西,我是说“任何东西”。例如,他确信恋童癖是被误解了,对他们的惩罚是不公正的。Kinsey坚持说“性的欲望无法被约束”。他这样教导别人,自己也是这样做的。
他官方传记记录了他工作的基础信念,也记载了他的个人生活:“人类动物”是泛性恋的。传统道德对性有破坏性。性不是一种可以被约束的欲望。
当我说Kinsey是一个严重精神紊乱的病人,没有捕获到他的心理病态的层次。我是一名有30年资历的精神病医生,相信我,我遇到过一些非常奇怪的人,并不容易被震惊。

但当我开始阅读Kinsey的官方传记时,我能说什么呢?他是-请原谅我使用专业用语—这是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例。
Kinsey深受他的核心价值的折磨。他是一个堕落的人。他的精神疾病通过他的性意识得到表达。他被一种奇怪的,令人虚弱的强迫症耗尽心智,常有许多不正常的行为举止—我省略了具体细节,但我十分怀疑,在Kinsey 62年的痛苦生活中,他甚至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如何看待健康的性。

Alfred Kinsey有一个梦想。他要向世界和他自己证明他的生活方式是正常的,普通的,典型的。不是他的错,而是社会的错,是那些宗教信仰、道德规范戒律的错。社会让人们对顺着他们产生的自然的冲动有罪恶感,这是不健康的。Kinsey的梦想是把人们从那些破坏性的机构解放出来,解放“人类动物”。他进行了上千次采访,进行了数据研究,得出结论说大多数人采用的是禁止性的性行为。

他的结论被主流科学家广泛质疑,但质疑声似乎没什么作用。大众媒体接受了Kinsey的报道,他的书居畅销书榜首。巨变在酝酿着,西方社会转变了。
但他的研究存在根本上的缺陷,他的样本量太小了,人口统计也是严重歪曲的,他排除了一些人口,聚焦于另外一些-最著名的、监禁的重罪犯。从他所依赖的志愿者所取得的数据看,他的主题是预先遴选的。
这整个邪恶的主题在Reisman博士的许多书和碟片中都有体现,如果你的胃足够好不怕恶心, 我建议你可以在drjudithreisman.org上查找他的作品。

Kinsey死于1956年。美国的那个时期要感谢抗生素,性病可以被治愈,只要打上一针,梅毒和淋病也能被医治,那时人们确信性病会终结了,所有的感染也会没有了。1960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奖人曾说过“我们会看到感染疾病实质上的消失”。你能想像吗?
也是在1960年,出生控制的药丸普遍地应用。随着性病轻易地治疗,及有效的避孕,对于Kinsey倡导的怎么都行的性活动仅有的障碍就是犹太教和基督教的道德观。
在这种情形下,Mary Calderone 博士于1964年创建了美国性生活信息和教育理事会(SIECUS),这个就是UNESCO出版的性生活教育指南的背后组织,它激进地向全美国及至全世界推广。Calderone建立的SIECUS启动基金来源于Hugh Hefner。
像Kinsey一样, Calderone想像十字军东征那样去改变社会,她坚持认为性教育有太多负面的东西,太多关注在意外怀孕和疾病上。跟随Kinsey,她坚持真正的问题是社会太过压抑,是个清教徒式的社会。
她认为性教育上有太多的否定,Calderone 承诺SIECUS的方法是建立在肯定基础上的,她认为正确的性教育应是,教育孩子自从他们出生时即是性个体,表达他们的性活动是积极的,自然的,健康的。

她告诉父母们,“儿童是性个体,有性的思维,做着性的事情......父母必须接受和认可他们孩子的潜在性欲”,她也告诉他们,“那些研究儿童的专家们最近也确认了新生儿即有强烈的性兴趣”。
它意味着什么?确切地讲,是开放,积极,及用肯定替代性教育中的否定?“冲破传统观点”又意味着什么?
它的含义远远超过婚前性和婚外性,超得多得多。现代性教育是要打破界限。美国性知识和教育委员会(SIECUS)内就有这样如此激进的官员,他们公开辩论要放宽对成人/儿童的性行为禁忌,甚至乱伦。以曾担任美国性知识和教育委员会(SIECUS)总裁的Kinsey Wardell Pomeroy为例,他就 认为,“现在到了承认乱伦不一定是精神病的症状的时候了。”
时代杂志描述Wardell Pomeroy为 “亲乱伦者。”他写了一本书叫,《男孩与性》,读者对象为六年级以上。在书里,他辩论道,“我们的性行为......与其它动物相似...人类所有的 性行为都没有什么异常的” 。Calderone为这本书写了大力渲染的介绍:“我一边看着你的稿子,一边不停地说,‘终于说出来了......'”

另一个要知道的人物是Dr. John Money 。 1955年,他推出了这样的 激进概念,即雄性和雌性都只是感觉,与剖析和染色体无关。他深信,我们天生就没有性别,因着社会的塑造,被识别为男性或女性。
Dr. Money是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他至今都备受尊敬。他把恋童癖比喻为年龄相殊的一对男女间的风流韵事。Money本人也是位亲乱伦者。 他写道,“一个孩子与一位亲戚发生性关系并不一定是个问题。”与Kinsey一样,Money有着很深的感情创伤。他的男人身份令他处于困扰,他猥亵男童。

十分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人们,这些非常恐怖的人们,利用伪造的数据和无效的理论已经成功地将社会中的大多数洗了脑。今天的性教育正是基于他们的教导。
一旦我明白了谁是创始人 - Kinsey, Calderone, Pomeroy, Money和其他人们----我就明白我们是如何走到了今天的“全面性教育。”我就知道了我们是如何达到了今天的疯狂。

这些理论来自恐怖的人们,带着这样危险的思想-----这些活跃激进分子们不但想要创造出一个接受他们的病态理论的社会,而且还要人们为之庆祝。
这些人是恋童癖者。为了他们的利益,要把孩子们变成享受性接触的小大人们,不受其他大人或法律的干扰。

他们哪会珍惜童年的纯真?他们本来就不相信孩子是天真的。他们还认为,把性限制在丈夫和妻子之间是不自然和具有破坏性的。他们不是在抵御疾病,而是在抵御自古就有的禁忌;他们在抵御圣经道德。
说到底:性教育是以社会运动开始的,它仍然会保持为社会运动。它的目标是让学生们认可任何形式的性表达。性教育不是关于预防疾病,它是关于性自由,或更直白地说-----是性许可证。是要改变这个社会,一个一个孩子地改变。
你不必是位医生就能了解这种意识形态的危险,你只需要常识。虽然性教育的创始人早已不复存在,但他们的异象不仅活着而且活得很好。反抗它的义务落在了每一位负责任的成年人的肩膀上。

[原文参见:http://www.lifesietenews.com/opinion/a-brief-history-of-sex-ed-how-we-re...